Mr.Brahma

咖喱粉,小文渣,主《摩诃婆罗多》难迦,然而最近迷上了欧美圈,EC本命啊!不会开车是重点,但色气向努把力还勉强能看吧。

【难迦】【ABO】(清水,无生子)论捕获迦尔纳的正确方式二

 迦尔纳永远也忘不了五日之前。

难敌宫殿前,有一片曼陀罗香花,微风轻拂,馥郁芬芳能弥漫整个皇宫。迦尔纳每次去和难敌商谈国事(tiaoqing)时,都要驻足,欣赏这些可爱的生灵好一会儿。

   但今天,一切全无兴致——难敌和马勇肩并肩的站在一起,谈笑风生。难敌笑的是迦尔纳从未见过的喜悦,即便是在灌顶礼那天也比不上。那双迦尔纳做梦都梦见的眸子,闪烁着的光芒,却没有对着迦尔。心一阵刺痛,痛的让人窒息。正欲转身离开,那人却似无意的正好瞥见自己。

“吾友!”他和马勇并肩走来,眼里是还未消失殆尽的温柔,“吾友,请你下月来参加我们的婚礼——马勇一手策划的,一定要来早点。你知道,这场婚礼没有你,会少点什么的。”

“我们”!他和马勇?是啊,下个月就要成婚了,称谓自然要用“我们”。迦尔纳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被抽走,剩下的躯壳强颜欢笑,他继续说:“吾友难敌,我定不会让你的婚礼留下任何遗憾,不过我有些困惑……”

“哦,迦尔,你是不是想问我的爱人为何不是个Omega,不用担心,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我的爱人是个伪装的Omega,并且……并且我已经亲身试验过了。”难敌狡黠地眨眨眼,迦尔纳却蓦地瞥见马勇锁骨上正好拿项链盖住,但仍依稀可见的——吻痕!

迦尔纳只觉自己的脑子和心都快要炸了,他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草药味已经快掩盖不住喷涌而出的O信息素。

当O情绪越波动时,身上的信息素就会越浓郁,这就是——令一切A疯狂沉醉的味道,令他们痴迷其中的猎物。

马勇眼瞧着难敌已经行动有些不自然,自己也快克制不住时忙吩咐侍卫,送王储回寝宫,多加照顾,切莫让他外出。马勇竭力遏制住本能,脑海中不断想起那人的名字来平复心绪,强装无事的告辞:“失陪了,盎伽王,请您也回宫好生休息吧!”

迦尔纳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宫殿的,也更加不知道一推开门就有个人残暴的把自己推在地上……他和难敌的第二次。

至于第一次则更加让人猝不及防,他与难敌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商讨完军事战况后,就隐隐约约嗅到了从自己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的芳香,模模糊糊的感受到了难敌若即若离、暧昧不清、在自己身上游走的目光。他们就在王储寝宫柔软宽大的床上,缱绻交合,羽化成仙。因为在晚上,信息素本来就活跃,况且朝思暮想之人就在对面,O渴望爱,信息素就是证明。

迦尔纳突然觉得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便从温溺的池水中起身了(刚刚写的小太阳和蛋总的第一次第二次都是小太阳的回忆春梦,事实上他还没从让人发春的浴池中起来)。用柔软的绸缎擦干身体,他并没有在宫殿里安置侍从,他喜欢自由自在的感觉。

可惜爱不能自由自在。

在那晚后,难敌好像上了瘾、着了魔,假如是在月朗风清、静谧无事的夜晚,迦尔纳基本都会遭遇不测。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却又沉溺在与难敌的每一次碰触上。他的心滴着血,眼里流着泪,但身体却诚实的欢迎俱卢王储的每一次宣战。他渴望难敌的到来,却有厌恶这样的自己,,无法自拔,越陷越深。

尽管如此,他不会让难敌标记自己的,难敌不属于他,他也不会属于难敌,他们只是朋友,也只能只会是朋友。


评论(2)
热度(5)

© Mr.Brah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