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rahma

咖喱粉,小文渣,主《摩诃婆罗多》难迦,然而最近迷上了欧美圈,EC本命啊!不会开车是重点,但色气向努把力还勉强能看吧。

【难迦】【ABO】(清水,无生子)论捕获迦尔纳的正确方式 三

禁止转载(应该也不会有人转载这种闹着玩似的文章)

尽管如此,他不会让难敌标记自己的,难敌不属于他,他也不会属于难敌,他们只是朋友,也只能只会是朋友。

在A和O之间,A是具有绝对强势地位的一方,标记的主动权在A手里。但对于迦尔纳,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只有迦尔纳同意被任何一个A标记时,他才会被标记,为那个A繁衍后代。这是苏利耶给儿子的赐福,这样才能保证太阳之子的幸(性)福,以及太阳神的优良血统会巩固甚至加强。

迦尔纳每天身体上都会有难敌大大小小的侵略痕迹,他只能默默接受,并把它们全都隐藏起来。

但难敌每天戴月而来,但迦尔纳在醒来后一次也没有看见过他。难敌在自己身上发泄完后去了哪,这个问题深深困扰着迦尔纳。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难敌知不知道那个夜夜陪伴在侧的O就是他!若是他知晓,那自己于他而言不过就是个玩物;但,若是他不知,自己是否还有一丝机会?

不了解A的习性给迦尔纳带来了偌大的烦恼,所以他找到了最渊博也是最为合适的奎师那来解答。

小葵花Krna课堂开课了,迦尔难敌老不好,怎么办?多半是计策,用小葵花牌催泪口~液,破计策,治疗反复虐恋,记住欧,小葵花牌催泪口~液,麻麻再也不用担心你的男票。

结果令迦尔纳大吃一(精)惊,A只要认定一个O,就一定要达到标记的目的。在A接收到心仪的O的信息素时,就不是大脑在做出反应,而是千百年来A的本能在选择、在行走、在奔向自己心爱的O。

得知这个结果后,迦尔纳提起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忍不住打趣道:“亲爱的奎师那,你光顾着给我们这些芸芸众生开导了,那么你的终身大事呢,你到底是三性中的哪一种?A或者O,甚至是B?”

“日神之子啊!世间的一切都不是唯一的。我爱上了O,我就是A;我爱上了A,我就是O;我爱上了B,那我则是B。这就是我的类群,也就是说,我的伴侣是由我的心和灵魂决定的,而并非是浅显的类群和本能。而你,罗陀之子,你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你的真实类群,但你爱的人却已经向我们毫无隐瞒的展示出了——你,自以为天衣无缝的伪装!”

原来奎师那早已知道自己是个O,那难敌岂不是也……

匆匆赶回象城。

却发现在路上已消磨了大半月时光,三天后,便是难敌的婚礼。和马勇的婚礼。

有时候迦尔纳觉得自己到底在顾虑些什么啊!相爱就去爱啊!

但忧愁有太多:不同种姓之人怎可通婚(小太阳想的真多真超前),他是征服大地的刹帝利,而自己不过是个苏多之子;难敌表面不在乎种姓,但也只是对于普通朋友,迦尔纳真的怕——他怕自己向难敌袒露那不应存在的爱后,难敌会厌恶、鄙夷、甚至离开他,而他,又会陷入那段没有难敌的时光,那段毫无光明的时光。


评论
热度(7)

© Mr.Brah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