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rahma

咖喱粉,小文渣,主《摩诃婆罗多》难迦,然而最近迷上了欧美圈,EC本命啊!不会开车是重点,但色气向努把力还勉强能看吧。

【难迦】【ABO】(清水,无生子)论捕捉迦尔纳的正确方式六

整理好自己的仪表,看起来不那么憔悴后,迦尔纳第无数次地环顾四周,充满了难敌气味的一切,自己,终将失去了。

“咚”,大门被推开,迦尔纳没有经过思考,会不会是?!

不是他。门口站着的,是杜罗莎。

“公主殿下,这么晚前来有何贵干?”迦尔纳充满关切地看着眼前这位气喘吁吁丝毫没有公主样子的公主,这是他离开前。见到的最后一位和他有关系的人了吧。

没想到杜罗莎因奔跑而上下起伏的胸口,一下子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声:“盎伽王殿下!我……我王兄,他……呜呜!”

“你王兄他怎么了!”迦尔纳感觉有根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公主殿下,难敌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此时抽噎不停的杜罗莎哪能说出完整的句子,除了时不时地拭泪以外,只知道用手指着门外。

迦尔纳顺着杜罗莎所指方向看去,远处早已火光一片,那是……难敌宫殿的方向!此刻不容其他!只恨不得千里万里向他奔走!难敌,等我,千万别有事!这是迦尔纳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就在迦尔纳开始疾走狂奔的一刹那,杜罗莎充满泪痕的脸上突然漾起一朵狡黠的笑。看着自己已是板上钉钉的未来大嫂这么牵挂自己的长兄,故作阴沉道:“我王兄,我王兄他想你了。”

迦尔纳来到难敌宫殿时,空气中都弥漫着烧焦的呛人气味和湿漉漉的水蒸气的感觉,火势已被控制住,四下皆黑,他无法看清宫殿的外表而推测火势大小,但大殿里传来的哭嚎声让他有些心慌。他……有没有事!

一进主殿,迦尔纳眼前的一切令他连连倒退,他,躺在花床上,周围的人的哭嚎声似乎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迦尔纳还从未见过如此脆弱,如此安静的难敌。

“孩子,你来了,他在等你……”沙恭尼在这近乎凝滞的空气中开口了,顺带着捂住了难降鬼哭狼嚎的嘴,这孩子说他傻他还真是不精,哀重的气氛要靠安静才能烘托出来吗,他在这干嚎,别说谈情了,就是复仇也下不去手啊!再看其他人,沙恭尼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托付的都是什么人啊!无种可以不要拿着你的小手绢偷照藏在花床上的水晶了吗,那种顾影自怜的气质你一辈子也出不来的;马勇可以不要摇你们家偕天的手了吗,回家摁床上啥事也没有了;阿周那你那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稍微收敛点吧,好吧,不用收敛,我估计有天难敌遭遇了什么不测你就是那副表情才真实!

幸好迦尔纳的眼里只有静静躺在这里憋着笑,恍若入梦的难敌,要不然,是个傻子也看出有猫腻了。

迦尔纳不知道自己怎么扑到了难敌的花床上,也不知道难敌身边的那些人什么时候离开的,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红了眼圈。反正,他唯一有意识的行为,就是无所顾忌的握住难敌的手,贴在自己的颊边:“吾友,难敌……醒醒,迦尔纳来了。”还没说完话,迦尔纳就开始簌簌泪下。


评论
热度(3)

© Mr.Brah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