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rahma

咖喱粉,小文渣,主《摩诃婆罗多》难迦,然而最近迷上了欧美圈,EC本命啊!不会开车是重点,但色气向努把力还勉强能看吧。

【难迦】【ABO】(清水,无生子)论捕捉迦尔纳的正确方式七

两人的离别对话,就是那种自己说话不说“我”,直接叫自己名字的矫情情节,更感人也更直观一点吧。

话说lofter的分割线去哪了?!!

手动分割……6…………………………………………6……………………6………………

迦尔纳不知道自己怎么扑到了难敌的花床上,也不知道难敌身边的那些人什么时候离开的,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红了眼圈。反正,他唯一有意识的行为,就是无所顾忌的握住难敌的手,贴在自己的颊边:“吾友,难敌……醒醒,迦尔纳来了。”还没说完话,迦尔纳就开始簌簌泪下。

如珍珠般的泪滴溅落在难敌的手臂上,难敌幽幽转醒,用与之前那雄浑的声音完全不同的微弱、低沉的嗓音开口了:“迦……迦尔纳,你来了。”

“是的吾友,你最忠诚的朋友,迦尔纳,来了。”

“是啊,最忠诚于我的朋友……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打断了难敌与迦尔纳的独处,“迦尔,你应该知道……我,一直都没有把你当朋友来看待……”

轰!迦尔纳听不清是哪里剧烈作响。他最好的朋友,他不止是朋友的心上人,从未把他当成朋友来对待……

心如死灰,女萝无托。

“别想多了,我的迦尔,并非背叛。我……第一次见你时,就已经……就已经……爱上你了……”难敌呼哧呼哧地沉重喘息着,想用手拂去迦尔纳脸上不可置信的泪珠,却心有余而力不足。迦尔纳见状,把那双拥抱过他无数次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泪珠顺着难敌的手,涔涔下落。

“以前的……难敌,总是让迦尔……让你伤心,但今天,不会了,因为我,要离去了。难敌要与迦尔……每天如影随形地相伴,在迦尔……在迦尔看不见的地方……永远保护他,爱着他,只是迦尔……如果不愿意……也没有办法了,难敌……已化为世间的万物……包容着他,默默……看着他……”难敌的话语已越来越低沉,越来越断断续续了。

“不!难敌,谁要你默默地爱着、看着!迦尔纳要难敌每一天都光明正大、耀武扬威地站在他身旁爱着他,永远保护着他,不让任何人欺侮他。你若是死了,我就和你一起去——去赴阎摩的宴会,难敌和迦尔纳,怎么会分开呢!”此时的迦尔纳,哭的已经昏天黑地,他不要难敌这样死去——在什么都来不及,什么都不可能的情况下。索性把头埋在难敌身上,尽情让好友身上雄壮的、波澜起伏的、让一切O产生安全感的A气味来平抚自己。

“别哭,迦尔。”难敌的手掠过迦尔纳浓密芳香的鬈发,“难敌……已经让迦尔纳流过太多泪了,太多个夜晚的泪了……所以难敌不想……不想在看到迦尔流泪的样子……”

他知道!迦尔纳不可思议的眼神穿过泪帘停留在难敌微笑的脸上,他都知道!他一直知道!

“迦尔,原谅我……也许难敌真的……真的要化作尘埃,永为你萦绕了。但,难敌……的夙愿未了……你愿意……愿意……成为……”难敌的声音已经低的听不清了,自己真的要失去所爱了?不!迦尔纳宁愿难敌和马勇在一起,也不愿意,难敌……难敌逝去。

如果这就是他的宿命,那么他有什么理由不珍惜上神赐予他的机会——更何况是他最后的机会。

迦尔纳悲痛但坚定地对难敌说道:“迦尔纳,愿意成为难敌的Omega,即使难敌不再爱他,即使他们下一秒要共赴死亡,迦尔纳还是会爱难敌,并持续到他们生命的的最后一刹那,正如当年难敌对迦尔起过的誓。”

难敌微微一笑,和煦地对迦尔纳询问:“迦尔,无论我做了什么事,你都会原谅我吗?”在迦尔纳轻轻点头后,难敌接着说,“那么迦尔,闭上你的眼吧,难敌要迈向他的新时代了。”

“好的,吾友,服从你的命令是我永恒的天职。”

该来的已经到来,迦尔纳闭上眼,却挡不住眼泪滚滚而下。某一年的某一天,在正午明媚的昤昽(日光)下,举弓少年不经意的一眼,仿佛看到了他从不相信的东西,就在对面侃侃而谈的王子眼中——他从前颠沛流离,从此刻开始温暖的命运。迦尔纳初见难敌时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

若是那一眼后,他们彼此没有交集,不会再见就不会有如今的痛苦了吧……他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他宁可忍受着一切,也不愿意失去他视若比生命还珍贵的——与难敌走过的流年。

也许他们彼此对视的最后一眼,已经结束了……


评论(6)
热度(1)

© Mr.Brah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