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rahma

咖喱粉,小文渣,主《摩诃婆罗多》难迦,然而最近迷上了欧美圈,EC本命啊!不会开车是重点,但色气向努把力还勉强能看吧。

【难迦】【ABO】(清水,无生子)论捕捉迦尔纳的正确方式九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少糖,因为我是看完刀子之后写的,对比出甜度!主难迦,微量马偕。

开始,难敌的诉(tiao)清(qing)大会


迦尔纳觉得在这个充分表达两人心意的吻后,什么责问都是多余的,但他还是推开了推开了难敌,口中含糊不清地呓语道:“请您自重,王储殿下,您别忘了,明日就是您的婚礼了。”

“是的,我的迦尔。”难敌轻声,“明天的确就是婚礼了,难道你不想再最后来次婚前狂欢吗!”说完后,还特意狡黠一笑。

迦尔纳再也忍受不了难敌这种不表明立场的无所谓态度,气冲冲的大喊:“够了,难敌!我想马勇不希望看见你——他的未婚夫在新婚前夜还在与别人厮混!”在难敌挑起眉毛注视着自己时,正欲转身离开(上岸),但——

但迦尔纳却被某人死死禁锢在池壁与身体之间,不得不抬头注视着那张自己渴望过接近,此刻就在自己眼前(唇边)的俊朗面庞。

“哦,宝贝,你是不是说错了什么?”难敌故意耳鬓厮磨地朝迦尔纳吐出炙热的气息,以此来撩拨迦尔纳的Omega本能。不得不说,每个Alpha在遇到自己的真爱伴侣时都会变成一个捕捉Omega的高手,而难敌,已经无师自通地掌握了挑逗迦尔纳的方法。

“什么马勇的未婚夫,明日我要与之成婚的人——一直以来,都是你啊!”

迦尔纳看到难敌说话时无辜眨眼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已经生不起气了。

“那……你那天对我说的话……”

“我的迦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当时是和马勇一起商量婚礼的细节,然后你来了,我跟你说的是‘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对吧?”

“哼,可不就是你和马勇的婚礼吗!”

“也许当时咱们的位置让你有些误会,虽然当时的目的就是让你误会,但,现在,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们’指的就是你和我,迦尔纳和难敌,而并非别人。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说成是——‘咱们’的婚礼。”难敌绝对认真的语气中又掺杂了半分撩拨。

但迦尔纳还是觉得有一丝漏洞:“那,那马勇脖子上的……吻痕怎么解释!”

“那你应该去问偕天,而不是问我呀!”难敌看着眼前这个突然涨红脸的人,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一切都告知与他,“吾爱,迦尔,你就放心吧,两个A是怎么能在一起的呢!”

“你不是说你的爱人……”

难敌用手指抵住迦尔纳的唇,接话道:“是的,你不就是个隐藏的O吗!而且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验证了啊!”

“好了,好了,迦尔,不要胡思乱想了,难敌的人和心都是你的。现在,就是一切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了。”


评论(5)
热度(4)

© Mr.Brah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