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rahma

咖喱粉,小文渣,主《摩诃婆罗多》难迦,然而最近迷上了欧美圈,EC本命啊!不会开车是重点,但色气向努把力还勉强能看吧。

论捕捉迦尔纳的正确方式 十一【难迦】【ABO】(清水,无生子)

“可是,你我推迟婚礼,起不枉费了你们的一片心血。”

“吾爱,你且放宽心吧,只要不超过一年半载,那些东西是可以保存下来的;再说了,那点九牛一毛对俱卢来说又算什么呢?”

迦尔纳紧接着问道:“要是我一年半载也没有勇气面对呢?”

“没关系,迦尔。”难敌一脸坏笑,“我丝毫也不介意先生了孩子再举办婚礼,这样花童都不用请了!”

“什么……什么啊!”迦尔纳的脸因羞赧而变红发烫,“那我要是二十年也不同意(婚礼)呢?”

“我同样不介意把咱们的婚礼和孩子们的一块办。”

“那我要是四十、六十、一百年也不能面对,你又如何?”

难敌轻轻叹了口气,他明白了,这不是日神之子在胆怯的逃避,而是他的爱人在考验他之真心,哦,他惹人怜爱的迦尔纳。

“如果真是这样,咱们就不用办婚礼了。”难敌故作淡漠,在欣赏完迦尔纳眼底的光芒消失后,才一把抱起他毕生之伴侣,“因为,世人已经见证完我们相爱一生了,还要那个虚无缥缈的仪式做什么!”

又是难敌索取的一个吻后。迦尔纳完全相信这不是一场了无痕的春梦他心心念念之人也深爱着自己后,他感到周身充溢着一种力量,它比太阳金甲还强大,金甲保护的只是迦尔的身体不受伤害;而这力量保护的是他的精神和心,使他在黑暗中有个方向可以前行,不假思索的前行;是使他在逆境之中可以有个港口倚靠,不必拘束的倚靠。迦尔纳坚信,这方向和港口不是日神的任何一项赐福,而是源自于难敌,与自己天作之合的爱人。

“走吧,难敌。”迦尔纳用徐风一般的声音贴着难敌耳语。

难敌满脸不解的看着迦尔纳,也许是用来掩住喜悦的幌子,也许是真的不知道是什么让他的爱人瞬间改观。

“去准备我们的婚礼。”难敌只觉得这时候迦尔纳的微笑让他犹如在深夜里见到阳光一样的美妙,“作为新人,咱们至少要在天亮之前赶到宫殿吧?”

“对,咱们现在就去挑选最闪耀的礼服,最奢华的冠冕,去……去参加婚礼——咱们的!”难敌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不,难敌。”迦尔纳依旧带着他温婉迷人的笑,“能够站在我最爱的人身边,即使我身着粗布衣,头戴荆棘折成的头环,也依然是最幸福的。”

“是的。”难敌凝视着这个对他而言完美无瑕之人的那双眸子,“站在我身边的你,才是最美的。”

********************************************************************

如果没有生子,我为什么还要用ABO?!!!哦,对了,我知道了,是为了蛋总跟小太阳解释和马勇是清白的时候,可信度高一点。

能写出原著向的文章,我觉得是这个圈子里太太们最厉害的地方,但……我永远攀登不上那样的高度啊!!!泪流满面栽倒在地要你们安慰才肯起。

为什么我今天这么能浪?!!我能告诉你们是快要完结的缘故吗!当然不能了!

话说诸位再看原著第二本的时候看的下去吗?通篇都是五子专场啊,好不容易难迦现身还是奇虐的牧场篇,蛋总看着自己的弟弟和丈夫丢下自己逃跑是内心是崩溃的吧!被一直暗恋自己的坚战怖军送回来时才应该是最崩溃的。忘了说了,我是纯反派粉外加正派美德粉,就是反派我比正派要喜欢太多了(不算蛋总做过的太混蛋的事),就坚战在第二卷里,嘴炮攻击自己老婆和二弟来证明自己理论的样子,我觉得我能在当十年正派黑(只粉大伯父)

买了实体书发现有价格十分之一的电子书的我啥也不说……还是那句,要你们安慰才肯起。

请各位原谅我正文那么短还在这瞎bibi,谢各位小主开恩。

评论(6)
热度(1)

© Mr.Brah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