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rahma

咖喱粉,小文渣,主《摩诃婆罗多》难迦,然而最近迷上了欧美圈,EC本命啊!不会开车是重点,但色气向努把力还勉强能看吧。

【难迦】【ABO】(清水,无生子)论捕捉迦尔纳的正确方式 十二【终章】

“是的。”难敌凝视着这个对他而言完美无瑕之人的那双眸子,“站在我身边的你,才是最美的。”

梳洗之后(迦尔果然还是选择了无种挑选的素白礼服,不过难敌已经释然了,为了所爱而赌输,又算什么呢,起码在难降的婚期上他还可以再和无种追回来一局),他们手挽着手,推开了虚掩的大门,太阳之子怎可能在日出之前感到会堂,苏利耶定是在云端守候要将爱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的第一缕阳光洒在他们身上。果然,他们沐浴了黎明的第一道曙光。

清早把门推开的人们惊奇的发现,从象城王宫发出一缕缕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从那光辉里,缓缓驶来新王和王后同乘的花车:他们看到新王的体躯是多么英武,面孔是多么英俊;站在新王身边的是头带花环的王后——亦是盎伽王,那匀称窈窕的身姿多么美好,白皙的脸上那一朵浅笑比任何摩尼宝珠还要高贵。

他们虽只身穿素白礼服,用金色的素纹加以简单修饰,可他们周身在太阳的照拂下却发射出剔透的光。

那光明是多么温暖,多么柔和,照亮了站在他们身边的王子和王子们(注意,此处不是病句),照亮了他们的舅父和大祖父,也照亮了簇拥在他们身旁的布衣;甚至,照进了从未见过世界的老国王的眼和心。

每个人都在惊叹今日之太阳为何如此美妙,人们都在议论这国家兴旺的吉兆,只有花车上的一对璧人知道,天端的苏利耶正在向爱子及其未来的伴侣祝福,为他们祈祷。两人紧握彼此的手,目视太阳,虔诚的念诵:“我们慈爱的父亲,感谢您的祝福。”

在事先建好的大会堂上,几对少男少女正在轻歌曼舞。其间,一对容貌不凡舞者鹤立鸡群。

开朗英俊的少年今日没有佩戴孔雀翎修饰的王冠,也没有华丽庄重的项链,他最好的修饰就是他的一双眼,一双饱含爱意的眼,正随着面前“少女”的旋转而迸发出火花。

而他面前的“少女”,所跳之舞欢快有力,每一个动作都在表达着蓬勃向上的活力与……怒气。更令人称奇的是,天边的雷声正是他舞点的拍子。

沙恭尼眯起左眼思索道:“我们的国家怎会有这样奇特之少女呢,近些年来并没有神灵赐福啊!”

站在他旁边的毗湿摩,将手轻轻环过沙恭尼,俯首在他的耳边说:“傻瓜,不要拘泥于眼前景象,用你爱我的那颗心去看。”

“老不正经,谁爱你了,敢说大光辉的妙力之子是傻瓜,今天晚上……”沙恭尼纵使嘟嘟囔囔羞红了整张脸颊,也听进恒河之子的箴言:那少男通身所带的超凡脱俗气质,除了婆提婆薮之子(葵花)还会有谁!在他面前鲜衣怒舞的……有因陀罗的赐福,神采飞扬的眼,再加奎师那看他宠溺的微笑,只能是两个人,一个是妙贤,不过她没有这么有力的臂膀;一个是(妈妈洗觉得推理出真相时脑子快炸了)——阿周那!

看着沙恭尼脸上吓跑三分魂魄的表情,毗湿摩心满意足的笑了,他的人,就是这么可爱。

马勇看了看难敌的大祖父和舅舅(大祖母),再看看自己和小天,深深叹了口气,从他嘟起的嘴来看,他还在生自己的气(生气原因见第五章)。马勇有时觉得O挺不可理喻的,两个A怎么可能吗!

“偕天,小天!”马勇搂过气鼓鼓的偕天,在他脸上印了一记,“我和难敌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两个A,怎么可能会在一起呢!你也看见了,难敌深爱的是迦尔纳,而我爱的,一直以来,都是——”

“马勇!”突然出声的偕天打断了马勇的告白,一只手指向会堂典礼台上,声音好像在惊讶,又好像在忍笑,“你看,那是谁!”

马勇定睛一看,那不正是奎师那和……穿着女装的阿周那!马勇瞬间明白赌注是什么了(打赌同见第五章),怪不得这雷声那么蹊跷,原来……他们身边是正在上演美男与野兽真人版的无种的难降,一个起舞翩迁,一个笨手拙脚。

“无种还真让难降上去犯傻了。”偕天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酸溜溜的嫉妒嘲讽同胞兄弟,眼却悄悄的瞥向了马勇。不懂浪漫的混蛋。他在心里说。

马勇却在偕天愣神的当儿,抱起他就往台上走。

“马勇你干嘛!”

“我还能干吗,你不是觉得这很浪漫吗?”

“你怎么知道啊啊啊!”

“我要连这都猜不透的话,我真觉得自己不配爱你了。”

站在花车上睥睨这一切的迦尔纳,都被熙攘喧闹的气氛所打动,轻声对难敌说:“吾友,你看这象城从未如此欢乐过吧!”

难敌闻言一挑眉:“是啊,迦尔,不过你刚才叫我什么?”

“吾……”迦尔纳这才醒悟,今天的姹紫嫣红全然是因为自己和难敌的婚礼,称谓自然也要改了,不由绯红着脸颊,“吾,吾爱。”

“这还差不多。”难敌扭头望着迦尔纳,突然束手束脚起来了,吞吞吐吐道,“吾爱,这,这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但,但我真的很喜欢孩子,所以……”

迦尔纳看着不知所措的难敌,促狭般的接话道:“十个够不够?”

“哎!我……你……辛苦你了,迦尔。”

天边的苏利耶似乎把最璀璨的光辉都洒在了今天,因陀罗也为自己的儿子和舞伴敲打着鼓点。于是就有了日光与雷声同存的奇观。

典礼时,不止是今天的主角——一对新人,还有台上台下几对天造地设的佳偶好逑,在阳光的沐浴,雷鸣的振奋下,一同吟咏着祷词——

——这世间一切光明与美丽,都源自于爱。

END.

“我就说你一定会输。”奎师那笑着对怀中之人说。

………………………………………………………………………………

终于弄完了,我突然发现二十粉了,好像有个规矩,二十粉点梗什么的吧,想看什么就说吧,评论或私信,到时候艾特你们,唯一担心的是写完的时间比较长,亲爱的你们都不想看了。迷之伤心哭泣


评论
热度(4)

© Mr.Brah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