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rahma

咖喱粉,小文渣,主《摩诃婆罗多》难迦,然而最近迷上了欧美圈,EC本命啊!不会开车是重点,但色气向努把力还勉强能看吧。

爱木 (一)【毗沙】 【论捕捉迦尔纳的正确方式前传】

爱木 毗沙 论捕捉迦尔纳的正确方式前传

背景:俱卢对外战争,但非俱卢大战。

沙恭尼听着侍从在战场上得到的最新消息,听到双方大将阵亡时,他越发清甜的笑了,双方的伤亡,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外甥们没事,回去也好向甘陀利交差了。眼前这两个骰子,才是他真正应该关心的事。

“沙恭尼陛下,毗湿摩殿下守卫连营时被敌方首领用箭矢射中,现在营帐外的箭床上,怕是……撑不过多少时日了。”

“咔嚓”骰子被捏断了,沙恭尼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力气,更不知道自己的手被骰子报复似的扎得鲜血淋漓,他现在唯一在脑海里回荡的,就是这个听起来……大快人心的消息。

“这……正合我意!那个老东西早该死去!在他毁了吾妹一生幸福时,我就应该手刃了他,白白让他苟且偷生了这么多年!”巨大的吼声震得营帐为之颤抖,侍从不明白主人为何激动成这样。的确,沙恭尼现在眯起眼睛凶狠嘶吼的样子,是个人都会想要远离的。

他为什么要眯眼呢?沙恭尼在偌大无一人的空间里睁开了眼,任泪水滑落。光辉伟大的恒河之子、英勇无敌的俱卢战神就这么陨落了?在什么都来不及发生的时候?他有些不甘心。

他还没来得及向摄政王殿下讨要当年甘陀利的痛苦;还没来得及让俱卢的守护者偿还当年他父亲离去的血海深仇;他还没有让伟大的弓箭手失去最珍贵、最引以为傲的东西;还没有让恒河之子亲手打破他自己立下的誓言,堕入无边的地狱;他还没有让永无情思的人爱上他……

他为什么要让毗湿摩爱上他?只有这样,沙恭尼才能伤的他最狠、最疼、最解仇。只是这样吗?不!不!沙恭尼望着断成两截的骰子,从当初模糊的好感,到生根、发芽,给它一点空隙,他就能肆无忌惮的生长;直到沙恭尼发现他对毁了他妹妹一生幸福的人,有如此根深蒂固的……爱。剪不断理还乱。于是更加针对的报复,阴险的计策,只有毗湿摩受苦受难,或性命垂危之际,他才感受到一丝病态扭曲的快感。自己真的想让他死?不!不!他要他活着,每一次毗湿摩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眼神,足以使他的心跳加速;每次他在他身旁吐露的呼吸,让他简直心旷神怡。他是如此至深的爱着,也恨着。

不管怎么说,他一定要去见他。

见他最后一面。

看着他痛苦的死去,或、亲手了断了他。沙恭尼边想边把那柄熟悉的匕首插进了腰带里。

 ——————————————————————————————

这就是我跟大家说过的大伯父在箭床上吃定妈妈洗的脑洞,与《论捕捉迦尔纳的正确方式》剧情没有太大关联,只不过结尾有妈妈洗帮助蛋总采用苦肉计的前因。

   

评论(4)
热度(5)

© Mr.Brah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