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rahma

咖喱粉,小文渣,主《摩诃婆罗多》难迦,然而最近迷上了欧美圈,EC本命啊!不会开车是重点,但色气向努把力还勉强能看吧。

爱木(二)【毗沙】【论捕捉迦尔纳的正确方式前传】

看着他痛苦的死去,或、亲手了断了他。沙恭尼边想边把那柄熟悉的匕首插进了腰带里。

走近了主将的营帐,沙恭尼不禁握紧拳头,强撑着眼眶不让泪水落下,他才不要在仇人面前流下任何一滴眼泪。只是——他放慢了脚步,仔细端详着斗了大半辈子的宿仇。从他到犍陀罗抢走了甘陀利,把父王逼进了苦修林时,他不是现在这样的啊;光辉灿烂的恒河之子,从前趾高气昂的神情,为何变得如此虚弱无力?那双粲然若霞的眼,如今为何紧闭不动?他从前黑的像深夜的鬓角,究竟从何时开始变得斑白,以至于到现在,乌发中夹杂着一半的银丝。究竟是谁把他变成了这样?

他用纤长的手指抚上了自己的眼角,从前风华正茂的妙力之子,是否也失去了引以为傲的年华?他是否也像毗湿摩一样,失去了乌黑的发,璀璨的莲目,红润的唇,什么也没有了?他们……再纠缠斗争暧昧不清中为彼此献出了最放荡不羁的时光。他从未想过自己失去了时间,失去了美貌后,会失去……毗湿摩,无法战胜的恒河之子,就躺在箭床上,在他面前。

沙恭尼用手描摹他的鬓发。卓越的战车武士未睁眼,便先一声叹息:“妙力之子,你终于来了!”

——————————————————————————————

我自己都忍不住说好短,但一模不给我时间更太长。

摸来摸去模三遍,小爷被烦的想吐


评论(4)
热度(6)

© Mr.Brahma | Powered by LOFTER